女人二十多歲的年紀,穿著一件灰色的高領毛衣,黑色長發柔順溫婉,手裏正拿著一把長柄木勺,慢慢攪拌著湯鍋。

水汽慢慢上升。

有陽光從半開窗戶裏露進來,連同她的發梢也染成了金黃溫暖的顏色。

早就聽到了外麵防盜門的聲音,女人輕輕將一縷碎發捋到耳後,回過頭看著站在門口的唐洛,眸子裏帶上了一點點笑意和疑惑。

“這麽早就回來啦。”

唐洛想要開口,嘴巴張了張,卻覺得喉嚨堵著什麽東西,一陣陣發緊。

在尋找回到過去方法的那些年裏,他曾幻想過很多次和姐姐再次相遇時的場麵,甚至連該說的話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次腹稿。

但真正見麵之後。

他卻發現自己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現在是2019年。

二十年前。

已經二十五歲快到嫁人年齡的唐婉,依然有著少女般溫柔的笑容。

更不如說,在世界巨變尚未開始的十年裏,唐婉似乎一直都是少女的模樣,就算因為動**,天南地北四處逃亡也沒有讓她失去那份單純與柔軟,直到最後一刻都未曾改變。

感覺心髒不爭氣的揪成了一團。

唐洛呆立在那裏,過了好久,才終於從喉嚨裏吐出兩個字來。

“姐姐。”

他的聲音沙啞的不成樣子。

甚至連他自己都沒有聽清到底說得是什麽。

然而女子卻好像聽懂了,她隨手放下手裏的湯勺,打量著唐洛的樣子,拿過毛巾沾了點水,有些心疼的蹲在他的麵前。

“打架了?”

“……”

“在學校裏要保護好自己啊。”

唐洛全身都是灰塵,就像剛和別人打了一架似的。

耐心擦掉唐洛胳膊上因為摔倒留下的土漬,唐婉把火關小了一點,然後才雙手扶著他的肩膀,一路把唐洛輕輕推進了廚房對麵的臥室。

那是公寓的主臥,也是唐婉平時休息的地方。

“先去睡一覺吧。”

“我不困。”

緩和了這麽久,聲帶終於大致恢複了正常,唐洛停在門口抓著門框,不願進去。

他想多陪姐姐一會兒……

一小會兒也好。

似乎已經習慣了弟弟一直以來的固執,唐婉輕輕歎了口氣。

等她再抬起頭來時,柔軟的臉頰已經微微鼓了起來,她抬起手,一左一右,往兩邊捏了捏唐洛的臉頰。

“快去睡覺~”

“沒事。”

“睡一會兒吧,你看起來都累壞了。”

“我沒……”

“聽話,小洛。”

唐婉突然放低了聲音,雙手捧著他的臉,腦袋也低了下來,額頭頂著額頭,耐心的小聲重複。

“聽話。”

看著那對清澈的眸子。

唐洛頓了頓,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唐婉慢慢鬆開了手,後退兩步,如同少女一樣輕輕笑了起來。

“今天我上班的時候偷偷學會了一道新菜,不過有些費時間,你去睡一覺差不多就能做好了。先休息一會兒,飯熟了我就過來叫你。”

唐婉的職業是初中語文老師,平常工作不怎麽忙。

所以上班的時間,她總能偷偷通過書籍電腦學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麵前的女子是真實存在的姐姐。

不是自己入魔的幻想。

沒有失而複得的擔憂,那份緊張的心情慢慢放鬆下來,唐洛嗯了一聲,又忍不住回頭看了好幾眼,這才回到臥室,慢慢關上了門。

這是姐姐的臥室。

雖然已經上班很多年,唐婉還是保持著一顆柔軟的少女心。

貼著牆紙的牆壁用粘鉤掛著幾個可愛的大玩偶,早上沒有疊好的淺粉色被子還堆在大**,就在床頭的地方,擺著一張姐姐和自己小時候的合影。

唐婉的雙親是唐洛的養父母,在唐婉十歲的時候,他們從孤兒院裏領養了三歲的唐洛。

雖然不是親生父母,但唐婉的雙親一直對自己視若己出,直至後來車禍去世,才留下姐弟倆獨自在秦海生活。

照片上的自己還是個小屁孩。

而那時候的唐婉就已經是這副溫柔的模樣了。

好聞的甜香味在臥室裏浮動。

唐洛深吸了幾口,體會著那種安心的感覺,背靠房門慢慢滑落,最後坐在了門口的地毯上。

不是穿越。

也不是什麽缸中之腦。

這是真正的時光倒流,逆轉天地的偉力,沒有任何意外再能奪走他的姐姐。

在地毯上坐了一會兒,等到那份久別重逢的悸動慢慢平息下來,唐洛才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大床旁邊躺下,抬起手,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銀色金屬手環。

手環質地柔軟堅韌,不知道是什麽材料鑄造的,鏤空的花紋就像一塊塊相互重疊的鍾表表盤,就在手背的位置,一個硬幣大的玻璃球鑲嵌在中央。

玻璃球裏。

剩餘四分之三左右的暗紅色**微微晃動。

二十年是一個很久的跨度。

逆轉時光終究不是沒有任何代價的。

為了收集填滿容器的能量,唐洛準備了很久,隻是沒有想到,最後回到現在之後這份能量居然還能剩下這麽多。

每一滴紅色**都凝聚著最純粹的力量,足夠毀天滅地。

不過……

已經沒什麽必要了。

現在靈氣複蘇尚未開始,也不會再開始,從此以後,他就是這顆星球上最強大的生物。

這世界上。

再也沒有能夠威脅到他的存在。

跨越了二十年的距離,唐洛的確已經有些累了。

**滿滿都是唐婉的味道。

被這種久違的安心感所包圍,他拉過姐姐的枕頭抱在懷裏,緊了緊,然後才輕輕閉上了眼睛。

……

唐洛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平時他的睡眠很淺,稍微有什麽風吹草動就會被驚動,不過今天或許是環境的原因,沉浸在溫暖之中,手機響了半天才把他從睡夢之中驚醒過來。

手機就放在枕頭旁邊。

唐洛摸索著伸手打開,裏麵一共六個電話,全都是周南心的。

他準備點下接聽,結果還沒摁下振鈴的時間就到了,不等對方主動打來,唐洛幹脆給她回撥了過去。

“喂。”

“下午你去哪了。”

少女迫不及待的開口,聲音輕輕軟軟的,有些掩飾不住地嗔怪與擔憂。

下午?

自己不是還沒吃午飯麽。

唐洛稍稍茫然了一下,揉揉額頭,支撐著身體從**坐了起來,這時候他才突然注意到,窗戶外麵的天色已經接近黃昏。

天都快黑了……

自己這一覺睡了這麽久麽。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