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果然是與眾不同

雖然跟葉蕭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麵,但斯科特在葉蕭麵前還是顯得有些拘束。

“射擊室已經開始建造了嗎?”

斯科特這個效率,倒是讓葉蕭覺得意外。

“是的,而且已經成型了。”斯科特點頭回答道,“請跟我來。”

按照斯科特的設計,莊園中的射擊室,采用的是下沉式設計,別墅中的電梯可以直通射擊訓練室。

不過由於現在電梯還沒完成改造,無法乘坐電梯抵達射擊訓練室,所以隻能從應急通道,步行進入射擊訓練室。

啪!啪!啪!啪!啪!啪!

隨著一行人走過射擊訓練室的應急通道,應急通道上的感應燈自動亮了起來。

“這個射擊訓練室距離地麵有5米,而且采用了飛機發動機蜂窩式隔音層,完全不需要擔心訓練室中的槍聲會傳出來。”

斯科特一邊帶著“暗焱”戰略行動組,往射擊訓練室走去,一邊介紹著自己所設計的射擊訓練室。

在涉及自己專業領域的時候,斯科特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拘束,整個人都顯得神采飛揚起來。

射擊訓練室中,總共有五個射擊位,可以提供“暗焱”戰略行動組的五個人同時使用。

最遠訓練距離400米,人形靶可以移動,能按照自己的尋求,選擇訓練距離。

“這裏隻能進行自動步槍、衝鋒槍和手槍的訓練。”斯科特略顯遺憾的說道:“無法滿足狙擊步槍的射擊訓練需求。”

射擊室中還在有工人正在還未完工的射擊室中施工,並沒有因為“暗焱”戰略行動組和斯科特的到來而被打擾。

“在訓練室完工後,再把電梯重新改造,你們在別墅中,就可直接搭乘電梯來到這個射擊訓練室。”

斯科特掰著手指,估摸著算了算,說道:“差不多,還需要兩個月的時間,這個射擊訓練室就能完全投入使用。”

“草坪中的哨兵機槍也是你幫忙改造的?”葉蕭對斯科特問道。

“黑鳥覺得你們不在,這裏不夠安全,所以就改造了這兩挺哨兵機槍。”

斯科特笑著回答道:“哨兵機槍的程式是黑鳥編寫的,並且錄入了我們的身份信息,如果是陌生人在未得到許可的情況下,私自闖入莊園,就會觸發哨兵機槍的程序。

雖然黑鳥這家夥不喜歡洗澡,但是在程式編寫上還很有一套的,有了這兩挺哨兵機槍,卻是給這個莊園增加保障。”

黑鳥這家夥什麽都很好,就是邋遢,不喜歡洗澡。

在西部群島舊洋館中的時候,還能說是因為條件關係而不洗澡,可是在這裏明明條件齊全,這家夥還是不願意洗澡!

難道天才都有些特殊癖好?

但是自己好像也沒什麽特殊的癖好啊。

葉蕭不解。

自己果然與眾不同,是個不一樣的天才!

……

晚上,一場大雪突如其來。

僅僅隻是兩個小時,莊園別墅外的草坪,便是被大雪所覆蓋。

唐風和何子銘這兩個精力充沛的家夥,已經是一頭紮進了漫天飛雪中,打起了雪仗,堆起了雪人。

他們給堆起來的雪人穿上戰術背心,戴上奔尼帽,還擺上了一支G36C突擊步槍。

雖然“暗焱”戰略行動組主要是在海外活動,所執行的,也是海外的行動任務,自由權高,但是每次完成任務之後,還是需要寫行動總結,這讓葉蕭直抓腦袋。

這個很難啊!

“小凰凰,要不你來幫我寫吧。”

葉蕭扭頭看向正在房間地板上,用一字步拉筋的龍婧芸,向她進行求助。

“你是‘暗焱’的組長,這本來就是你的職務,跟我沒關係。”龍婧芸直接拒絕了葉蕭的求助。

因為房間裏開著空調,並且空調溫度調的很高的關係,剛洗完澡的龍婧芸隻穿著**,並且用蠶絲抹胸裹在胸前,兩條大長腿在燈光下,白的晃眼睛,看到葉蕭口幹舌燥,蠢蠢欲動。

這兩條腿,我能玩一年,不,玩一輩子!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葉蕭趕緊轉過頭,繼續盯著自己麵前的筆記本電腦。

不行!

不能再看了!

我要先把行動總結寫完。

好煩啊,為什麽會有行動總結這個東西,完全不會啊!

葉蕭又是抓了抓頭,眼睛偷偷往自己身後瞥去。

看一眼,就看一眼!

葉蕭往自己身後瞄了一眼,然後立刻轉過腦袋,一本正經的看著電腦上空白的文檔。

那是我的女朋友,我看她還需要這麽偷偷摸摸,跟做賊似的?

看!

光明正大的看!

葉蕭再次扭頭看向自己身後的龍婧芸。

而龍婧芸正好在做下腰的動作,用手去觸碰自己的腳趾。

小凰凰,快別下腰了,頂不住了啊!

葉蕭趕緊捂住自己的鼻子,轉過頭去。

如果真的流鼻血了,那真的是丟人丟到太平洋去了。

“小龍龍,我先去睡覺了,你好好努力哦。”

龍婧芸從地毯上站起身來,爬上床,鑽進**的羽絨被中,對還坐在筆記本電腦前的葉蕭,說道:“小龍龍,好好加油哦,希望你不會熬通宵。”

葉蕭臉一黑,看著自己麵前一個字都沒有,連個標題都沒有打的文檔,完全沒有心思去寫什麽行動總結。

寫個錘子的行動總結,睡覺!

明天讓宋修寫!

他是副組長,副組長不就是應該輔助組長的工作嗎?

而且他還是紅旗學校的高材生,這種行動總結對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嗯,沒錯,就這麽決定了!

完美!

我果然是聰明!

葉蕭把筆記本電腦蓋子合攏,也是鑽進了羽絨被中。

“你怎麽又撕?!”

羽絨被中,傳來龍婧芸聲音,“別撕了,我自己脫還不行嗎?”

一塊蠶絲抹胸從羽絨被中被丟了出來,飄落在地毯上。

啪!

葉蕭和龍婧芸房間裏的燈,熄滅了。

別墅外的雪更大了。

雪人頭上那頂奔尼帽上,壓著厚厚的積雪。

照天氣預報的說法,這場雪可能會持續到聖誕夜。

而在葉蕭和龍婧芸的房間內,卻是春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