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明白團結

葉蕭跟何子銘兩個人來到教室的時候,田乾坤已經是把整個“紅星”班的學員都召集了起來,走進教室,看到眼前龐大的陣容,把葉蕭給嚇了一跳。

別說是葉蕭,就是何子銘都有點意外,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紅星”班如此團結在一起。

“時間緊迫,我也就不說廢話了。”

田乾坤對著葉蕭鞠了一躬。

田乾坤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葉蕭有些措手不及,有些不明白田乾坤為什麽要這麽做。

“在說正事之前,我先要向你跟毒牙道歉。”田乾坤語氣認真的說道:“我為之前對你的態度道歉。”

何子銘從進入紅旗學校開始,就被分到跟田乾坤同一個班級,認識田乾坤這麽長時間,他從沒見過今天這個樣子的田乾坤;田乾坤剛才的表現,讓何子銘對他有了個新的認識。

“你們這次進入決賽,要麵對的除了宋修帶隊的‘紅劍’班,還有‘紅鷹’班。”

田乾坤說道:“我們跟‘紅鷹’班也算是老對手了,他們是什麽尿性,我們也清楚。晉級賽中遭到了團滅,在決賽中,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絕對會找回場子。我們沒辦法參加決賽,所以隻能給你們提供一些裝備,希望能在決賽中對你們有些幫助。”

說著,田乾坤讓大家把各自準備好的東西拿出來。

每個人都從自己的課桌中拿出了一些東西,五花八門的擺放在課桌上,看得葉蕭都有些眼花繚亂。

“這……”

葉蕭眼睛有些發直看向何子銘。

何子銘在葉蕭肩膀上拍了一下,說道:“你現在看到的,才是‘紅星’班真正的樣子!‘紅星’班其實並不弱,隻是不懂得團結!‘紅星’班中有很多輕武器改造的高手。”

“劉潛,手中有至少十個單兵武器設計專利,而他自己還藏著不少私貨。”

何子銘又指向另外一個學員,向葉蕭介紹道:“冷飛,尤其擅長狙擊步槍的改造,他動手製作出來的狙擊步槍槍管是真正的搶手貨,各大軍區的特種部隊早就已經開始聯係學校,要把冷飛挖過去。”

何子銘又向葉蕭介紹了好幾個人,雖然平時上課的時候都跟他們在一個教室,但葉蕭對他們卻並不了解。

經過何子銘這麽一介紹,葉蕭才明白,自己所在的“紅星”班,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

“你們如果早知道團結,‘紅星’班何至於每年都在班級對抗賽中一輪遊?”

何子銘歎了口氣說道:“就算贏不了‘紅劍’班,還不是隨便把‘紅龍’和‘紅鷹’班按在地上摩擦?而且‘紅劍’班要贏我們也不會那麽容易,憑唐風帶隊肯定不行。”

“都怪我。”

副班長華文昊歎了口氣,說道:“要不是我一直對乾坤這個班長不服氣,想要跟他分個高低,被人看扁成這樣,每年都成為班級對抗賽中的‘上上簽’!”

“我也有錯。”田乾坤說道:“作為班長,我應該處理好班級中同學的關係,而不是拉幫結派。”

“你們能意識到就還不算晚。”

在教室外站了很長時間的廖國濤,這個時候走進教室,看著教室中的眾人,說道:“雖然今年是你們最後一次參加班級對抗賽,以後不會再有參加班級對抗賽的機會;但是你們能從這次失敗中,明白‘團結’的重要性,這比什麽都重要!”

“你們以後要走的路還很長,但是不管你們以後去到什麽地方,記住,獨狼的力量是有限的,而群狼卻是能打敗獅子!”

“蟄龍,毒牙。”

廖國濤對葉蕭跟何子銘說道:“這次決賽,你們兩個人必然會成為所有人的目標。不管是‘紅劍’班和‘紅鷹’班,他們都會想要幹掉你們兩個人,不讓葉蕭拿到最後的冠軍!”

“而且通過晉級賽,他們這次一定會裝備防毒麵具,所以這次你們的麻醉弩箭會徹底失去作用。毒牙,除非你製作出來的麻醉藥,連防毒麵具都無法阻擋。”

“不可能的。”何子銘苦笑著搖頭,說道:“學校的防毒麵具都是軍用級的,再怎麽修改配方,也不可能配製出讓防毒麵具都無法阻擋的麻醉劑。”

“雖然對抗賽號稱是‘無限接近於無限製特種作戰’,可它畢竟是演習。如果是實戰,我有很多辦法下毒毒死他們。”

“演習就是實戰!”

廖國濤對何子銘說道:“在實戰中,你對敵人用的是毒藥;在對抗賽中,你隻是把毒藥換成了麻醉劑,隻是東西換了,下毒的方法並沒有變。”

“決賽進行的那天會是個晴天,在叢林中會更顯得悶熱潮濕。那樣的環境下,再使用防毒麵具會更加悶熱,為了防止你下毒,他們會自己攜帶食物和水,可是為了要考慮自身的武器裝備和彈藥,所能攜帶的水和食物就會變得非常有限……”

廖國濤沒有把話再繼續說下去,因為他相信,就算不說,何子銘也已經知道要怎麽做。

玩毒藥,十個自己加起來都比不上何子銘!

“其實以目前這個狀況,你們兩個人最適合的就是狙擊戰術。”廖國濤說道:“毒牙的狙擊課程,不需要我擔心;隻是蟄龍……你的父親可能教過你一些狙擊戰術方麵的知識,但不夠係統,而這門課程需要長年累月的學習,無法速成……”

“我可以試試。”葉蕭對廖國濤說道:“我想試試。來到紅旗學校後,我研究最多,看的最多的就是狙擊戰術方麵的材料,通過這段時間的學習,我對以前自己欠缺的地方有了補足。”

“跟我去靶場。”

廖國濤盯著葉蕭看了一會兒,隨後決定帶他去靶場做下嚐試。

廖國濤帶來了一把他自己平時使用的MGS90狙擊步槍,交給葉蕭,說道:“這是我的槍,我已經打亂了原來的校準,你現在把槍重新校準,然後我們對100米、200米、400米位置的靶子進行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