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後遺症

紅心4此時已經亂了,完全亂了,整個人完全就是在被動的防禦,根本沒有要進攻反打的意思。

此時的紅心4戰意已經完全淪喪了,他的身上多了好幾道口子,衣服上滿是血跡。

右側!

葉蕭雙眼一凝,迅速捕捉到了紅心4的一個視野盲區,閃身進入到那個視野盲區中。

糟糕!

紅心4發現自己麵前的葉蕭突然消失,心頭“咯噔”一跳,暗呼不妙。

進入到紅心4的視野盲區後,葉蕭沒有做任何的停頓,身體貼著地麵滑向紅心4,左手的BUCK軍刀,反手一刀,切在紅心4左腿膝關節內側。

左腿吃痛,身體猛地下沉,可紅心4卻是用腳死死地支撐住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跪倒在地上。

紅心4低頭向自己身周尋找過去,但看到的,隻是葉蕭留下的一道殘影。

葉蕭右手在地上一撐,再次撲向紅心。

左手BUCK軍刀揮出,暗灰色刀芒劃過,切在紅心4的右腿膝關節內側。

紅心4本身就是依靠著右腿保持著自己身體的平衡,現在左右腿全都遭到重創,紅心4再也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跪倒在地上。

在自己雙腿膝蓋接觸到地麵的那一瞬間,紅心4明白,自己不可能再有活路了。

事實上,在紅心4因為黑桃3和方塊5的死亡,鬥誌產生動搖,進而喪失的時候,他死亡的結局就已經注定了。

葉蕭左手的BUCK軍刀自紅心4脖頸右後側,半環切至他咽喉的位置,將他的右側頸部大動脈、聲帶、氣管全部割斷。

嗤——!

一道血箭從紅心4脖頸右側噴射而出。

紅心4瞪大著眼前,向前撲倒在地,他的臉因為失血的關係,很快就退去了血色。

在把紅心4右側頸部大動脈割斷之後,葉蕭迅速離開,所以他的身上並沒有沾染到血液。

盡管沒有沾染到紅心4的血液,可是他的後背還是被自己流出的血給染紅。

“呼呼!呼呼!”

葉蕭站在原地喘著粗氣,他雙手垂在身體兩側,握在左手的BUCK軍刀向地麵滴答著血滴。

一股巨大的虛弱感襲來,令得葉蕭整個人搖搖欲墜。

當啷!

左手BUCK軍刀掉落在地上。

葉蕭吃力的轉過頭,看了眼龍婧芸,嘴角扯出一個難看到不能再難看的笑容,想要向她走去。

可是,僅僅隻是向前邁出了一步,葉蕭便是覺得自己眼前被一片黑暗所籠罩,緊接著身體向前摔倒。

“葉蕭!”

龍婧芸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唐風,衝向葉蕭,架住他要摔倒下來的身體。

三年時間,葉蕭長高了,身體肌肉含量也增加了,在他完全脫力摔下的時候,龍婧芸竟然是有些架不住他的身體。

龍婧芸也跟著緩緩跪倒在地上,讓葉蕭的頭靠在自己肩膀上,也顧不上他身上的血跡,緊緊地抱著他,發紅的眼眶中,有著晶瑩在滾動。

每個女孩都希望自己的身邊有個蓋世英雄,在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這個蓋世英雄能踏著七彩祥雲,救自己於危難之中。

葉蕭並沒有能踏著七彩祥雲而來,他還很裝逼的穿著一身白色燕尾服,戴著禮帽和蓋伊·福克斯的麵具,扮演了一把“V”,可他還是來了,而且救了自己!

龍婧芸心中十分明確,這就是自己的“英雄”!

“讓我看看!”

雖然這個時候打斷龍婧芸和葉蕭之間的溫存很不道德,但何子銘還是更擔心葉蕭的身體情況。

何子銘把葉蕭身上那件完全被雨水淋濕的白色燕尾服,以及燕尾服裏麵的襯衫給脫掉,替葉蕭檢查傷勢。

在看到葉蕭纏在身上的繃帶時,何子銘神色一緊,葉蕭的情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嚴重,他在來之前就已經受了傷,而且從繃帶被血染的情況來判斷,他後背的傷口之前就已經開裂了。

“你托著他。”

何子銘對著龍婧芸吩咐了一句,從急救包中拿出手術剪剪開葉蕭纏在身上的繃帶。

當繃帶被一層層揭開,看到葉蕭後背的傷口時,饒是唐風和何子銘都忍不住皺眉,龍婧芸更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們還有多少藥品?”

何子銘對龍婧芸和唐風問道。

“我們自己用了一些,剩下的藥品全都在這裏了。”

唐風把自己和龍婧芸身上的急救包全都推到了何子銘麵前。

“藥品不夠。”何子銘看了眼急救包裏麵的止血藥和繃帶,皺起了眉頭。

“我去那些‘BLACK-SNAKE’武裝分子的屍體,還有他們的車上找找,或許能找到一些藥品。”

唐風說著踮著腳,向倉庫中那些“BLACK-SNAKE”武裝分子的屍體走去。

“你留在這裏,我去找藥品。”

龍婧芸讓唐風托著葉蕭的身體後,朝著那些“BLACK-SNAKE”武裝分子的屍體跑去,對他們的屍體進行搜索。

把倉庫中這些屍體搜完後,龍婧芸又是冒雨衝出了倉庫,對倉庫外的屍體,還有汽車進行搜索,但也隻是找到了一個急救包。

何子銘對葉蕭後背的傷口進行消毒後,看著那道猙獰的刀口,說道:“我現在要對他的傷口進行縫合,但是我們現在沒有麻醉劑,所以如果一會兒他有掙紮,你們控製好他。”

唐風和龍婧芸都是點了點頭,控製住葉蕭的身體。

何子銘用針線對著葉蕭後背的兩道刀口進行縫合,看著針不斷地在葉蕭後背傷口中穿插,龍婧芸不住的提醒何子銘下手輕一點。

整個過程中,葉蕭好像是完全沒有感覺一樣,根本沒有任何的掙紮,這讓龍婧芸忍不住擔心起來。

“毒牙,他什麽時候能醒過來?”龍婧芸對縫合完傷口的何子銘問道。

“不知道。”何子銘搖了搖頭,回答道:“使用‘禁忌之力’是要付出代價的,這也是‘禁忌之力’之後的後遺症。如果他隻是昏迷那還好,如果他的情況跟斯科京斯恰那次一樣,情況會很糟糕。身體機能被摧毀,變成一個‘廢人’。一旦陷入那種情況,他還能不能恢複,誰也說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