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金色撲克

在薑偉那一道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蒙斯昂多真的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那道眼神實在太冷了,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穿著單衣被扔到了極地之中。

蒙斯昂多絲毫不懷疑,如果自己再多說一句話,就會被薑偉當場殺死在這裏!

“把他丟出去!”薑偉對著薩克揮了揮手。

兩個“BLACK-SNAKE”武裝分子立刻架起蒙斯昂多,在他的哀嚎聲中,把他拖出了倉庫。

蒙斯昂多是“BLACK-SNAKE”的老大不假,可是他這個老大身份,是薑偉給他的,在薑偉麵前,蒙斯昂多什麽都算不上!

在把蒙斯昂多丟出倉庫後,醬油倉庫中又是恢複了平靜,渾濁的空氣中混合著醬油和火藥的氣味。

薑偉雙手背在身後,在他身後,站著那三個神色冰冷的“死亡天使”。

薑偉還是沒有下令對龍婧芸、何子銘和唐風三個人動手。他在等,他在等葉蕭的到來。

當然,這次趕來營救的,也未必會是葉蕭自己。

可是薑偉相信葉蕭會來,不為別的,因為龍婧芸和何子銘在這裏!

……

貝林洛卡的天氣很差,天空陰沉沉的,天上的烏雲很厚,仿佛隨時都會把天空壓垮一般。

葉蕭降落的位置,在距離醬油廠不到兩公裏的地方。

落地後,葉蕭脫掉了自己身後的傘包,拉開了身上的翼裝。而在脫去翼裝的時候,葉蕭明顯感覺到自己後背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

自己後背的傷口隻是剛開始結痂,還沒有愈合,剛才傘降的動作,很顯然又是讓自己後背的傷口開裂了。

但此時,葉蕭根本顧不上自己背後的傷口,他隻想要盡快趕到那個醬油廠去。

翼裝下,葉蕭穿著一身白色的燕尾服,接著又從背包中拿出一個蓋伊?福克斯的麵具戴在了臉上。

從DEATH?POKER誕生的那天起,蓋伊?福克斯的麵具就跟他手中的殺人撲克牌一樣,成為了標誌。

既然如此,就還是讓DEATH?POKER以這樣的裝束出現吧!

葉蕭彎腰從背包中又拿出一頂白色的禮帽,放在頭上,將帽簷輕輕下壓。

此刻的葉蕭,除了他身上那身燕尾服的顏色不一樣外,就像是“V”從電影中走出來了一樣。

葉蕭朝著醬油廠的方向奔去。

轟隆隆……

厚重的雲層中,傳來沉悶的雷聲。

烏雲籠罩在空地上空,扭曲的電蛇在雲層中遊走著。

哢!

一道粗壯的閃電從雲層中劈砍而下,從天際直抵地麵,那道帶著分叉的藍紫色光束仿佛是要把這個世界撕裂開一樣。

啪嗒!啪嗒!啪嗒!

豆大的雨珠穿破雲層,從空中墜落下來。

雨勢很快就變大起來,滂沱的大雨衝刷著貝林洛卡的每一棟建築,每一塊磚瓦,每一寸土地,仿佛是要徹底洗去這片土地上的罪惡和肮髒一樣。

快接近醬油廠的時候,葉蕭減緩了腳步,向醬油廠走去,數張金色的撲克牌在手指間靈活的翻轉著。

雨水,已經打濕了他的白色禮帽,也打濕了他身上的白色燕尾服。雨水甚至滲透了燕尾服裏麵的襯衫,滲入進他背後的傷口中,生疼。

被薑偉趕出醬油倉庫的蒙斯昂多非常鬱悶的坐在一輛吉普車中抽著雪茄,辛辣刺鼻的雪茄煙霧已經是灌滿了整個吉普車的車廂。

嗞啦——!

在蒙斯昂多用力的吮吸下,比大拇指還要粗的雪茄煙變得明亮起來,雪茄煙又是燒短了一絲。

蒙斯昂多很鬱悶,鬱悶的要吐血,可是卻又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他不再是那個舊金山的“蛇頭”,他現在也是寄人籬下。“九頭蛇”可以把自己從麥德林救出來,同樣的,他們也可以把自己給宰了,就像是宰掉一隻雞那樣,把自己給宰了!

突然,出現在吉普車後視鏡中,穿著白色燕尾服,正朝著醬油廠走來的人影引起了蒙斯昂多的注意。

因為大雨還有車廂中灌滿了煙霧的關係,蒙斯昂多一開始以為自己看錯了,等到打開車窗,把煙霧被風吹散後,蒙斯昂多才意識到,這道已經走到醬油廠門口的白色燕尾服人影,並不是自己的錯覺!

“該死的!”

蒙斯昂多慌亂中把手中的雪茄煙扔出了吉普車,拉開儲物格,從裏麵拿了一把手槍出來。

蒙斯昂多看到了走進醬油廠的葉蕭,那些守在醬油廠倉庫外的“BLACK-SNAKE”武裝分子自然也是看到了葉蕭。

嘩啦!

數名“BLACK-SNAKE”武裝分子舉槍瞄準了葉蕭。

可是他們能做的也隻是對著葉蕭舉槍瞄準,因為在他們把槍舉起來的刹那,葉蕭手指間翻轉的金色殺人撲克牌已經是飛向了他們。

金色的殺人撲克牌快速的旋轉著,以刁鑽詭異的角度切向那幾名“BLACK-SNAKE”武裝分子。

一滴從空中墜落而下的雨滴擋在一張金色殺人撲克牌前,瞬間就被那張金色撲克牌給切開。潮濕的空氣中,那幾張金色撲克牌勾勒出幾道金色的鋒芒。

而這每一道金色鋒芒,都意味著死亡!

嗤!嗤!嗤!嗤!嗤!

那幾張金色殺人撲克牌的飛行軌跡刁鑽詭異,可是落點卻都非常的精準。

人的咽喉!

那幾名“BLACK-SNAKE”武裝分子全都是咽喉被金色殺人撲克牌割開,血箭從他們的脖子上飆射而出。

他們還在跳動的心髒,就像是一個水泵一樣,將他們身體中的鮮血,通過他們脖子上的切口,擠壓出他們的身體。

盡管這些“BLACK-SNAKE”武裝分子用力按壓著自己脖子上的傷口,可是這並不能阻止血液從他們身體中流失。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幾名“BLACK-SNAKE”武裝分子捂著脖子摔倒在地上,從他們脖子中流淌而出的鮮血,混雜在泥水中,流淌到葉蕭的腳邊。

“站住,你給我站住!”

眨眼間,五個同伴就成了五具倒在地上的屍體,讓周圍其他的“BLACK-SNAKE”武裝分子感覺到了恐懼,感覺到了顫栗!

他們緊握著自己手中的自動步槍,因為這是目前唯一可以帶給他們安全感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