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組合使用

戈登向葉蕭發出了邀請,想要把葉蕭拉入自己的陣營。

以戈登毒辣的眼光,自然是能看出葉蕭強大的潛力。如果真的能把葉蕭拉入自己的陣營,戈登相信,假以時日,自己就能以葉蕭為核心,組建起一支強大的傭兵小隊。

隻不過,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無比。

“你應該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葉蕭甩動PARONG戰術格鬥刀,這隻帶著致命威脅的“黑色蝴蝶”再次在葉蕭手中翻飛起來。

“那真是太可惜了。”

戈登略顯可惜地對葉蕭說道:“你失去了一個走上食物鏈巔峰的機會,很快烏明的支援就會抵達,到時候,你甚至沒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在烏明的支援抵達之前,你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葉蕭抓住PARONG戰術格鬥刀,收到自己麵前,水滴型的刀刃上,還沾著幾點血跡。

“你似乎對自己很有信心,但是你想要殺我,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戈登看著葉蕭說道。

戈登的話音剛落,葉蕭就已經發起了攻擊。

黑色的PARONG戰術格鬥刀切出兩道致命的黑色刀芒,直逼戈登的咽喉。

夜色為葉蕭切出的黑色刀芒提供了絕佳掩護,如果不是戈登這種在戰場上摸爬滾打,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練就了出色危險感知能力的老兵,此時已經被黑色刀芒切開了勁動脈。

但戈登還是憑借著自己出眾的危險感知能力,迅速向後退開,避開了這兩道致命的刀芒。

拉開了跟葉蕭之間的距離,戈登握著SAS突擊刀挽出一個刀花,正手握著SAS突擊刀,身體微微弓起,右腳向前探出,尖銳的刀尖指向葉蕭,擺出一個類似於擊劍的格鬥動作,對葉蕭說道:“被你纏住我未必就能有逃跑的機會,但是你想要殺我,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

“你確定嗎?”

葉蕭眼眸微抬,看了眼自己對麵的戈登,手腕翻動,一張紅花色的銀色撲克牌出現在手指間。

看到突然出現在葉蕭手指間的銀色撲克牌,戈登心中猛地湧起強烈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幾乎是要把戈登給吞沒掉!

戈登聽聞過DEATH?POKER有數種殺人撲克,而不是跟WOLF那樣隻有單一的金色撲克牌。

聽聞歸聽聞,但是戈登並不知道,葉蕭手中到底有幾種撲克牌,每種撲克牌又有什麽作用!

葉蕭手腕抖動,手指間的銀色撲克牌朝著戈登飛去。

而就在戈登側身想要躲避的時候,飛行中的銀色撲克牌突然炸開一團刺眼的白光。

人的眼睛在適應了弱光環境後,突然進入到強光環境下,會發生短暫的致盲,需要一段時間,讓眼睛對強光環境進行適應;反之亦然,從光照環境下突然進入到黑暗中,人的眼睛在短時間內也是難以適應。

這適應的時間並不長,也就十幾秒鍾的時間,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用這十幾秒鍾的時間讓自己的眼睛來適應情況,自然是沒有什麽關係,可是在須臾間就能決定生死的戰場上,視力減弱的十幾秒鍾時間,足以讓人死上十幾次!

在銀色撲克牌炸出刺眼白光的刹那,自己雙眼因為這刺眼白光瞬間致盲的時候,戈登已經意識到自己在劫難逃了。

而在那道意識從戈登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時候,戈登感覺到有東西切開了自己的喉嚨。

白光散開,戈登的視力逐漸恢複。

戈登低眸朝著自己的咽喉看去,一張金色撲克牌赫然插在自己的咽喉處,噴湧而出的血液已經讓金色撲克牌蒙上了一層血色。

不僅是插在自己脖子上的金色撲克牌,就連自己的衣襟上也是沾滿了血跡。

葉蕭原本使用的金色撲克牌是沃爾弗拉姆根據葉蕭的身體情況,重新進行設計打造的,在重量上比起標準的金色撲克牌要輕,這就導致金色撲克牌在侵徹力上要低於標準的金色撲克牌。

隨著葉蕭身體的恢複,他使用的金色撲克牌也恢複成了標準重量的金色撲克牌,這就造成了半張金色撲克牌插-入戈登咽喉的恐怖傷害。

“殺……殺人撲克!”

戈登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抬眸看向站在原地一步都沒有移動的葉蕭,他一直有防備葉蕭的殺人撲克;可是先前葉蕭一直都沒有動用殺人撲克,令得戈登的防備略微減低了一些。

而葉蕭使用殺人撲克的時候,是把銀色撲克牌跟金色撲克牌配合著使用,根本不會給戈登逃脫的機會。

紅花色的銀色撲克牌炸出白光的時候,葉蕭撇頭閉眼,將白光對自己的影響降低到最小,在白光消失的瞬間,葉蕭迅速睜開眼睛,配合上自己對殺人撲克的了解,準確的將金色撲克牌切入到了戈登的咽喉中。

沃爾弗拉姆在把殺人撲克教給葉蕭的時候,曾告訴過葉蕭,如果對殺人撲克的理解足夠深,即便是閉著眼睛,也能準確的殺死自己麵前的目標。

“殺人撲克是冰冷的,可當你認為它是有生命的時候,它就是活得,認識它,了解它,溝通它,它會是你強大的幫手。”

這是沃爾弗拉姆告訴葉蕭的原話。

不過,葉蕭自己也知道,自己距離沃爾弗拉姆所說的那個使用殺人撲克的境界還差得很遠。

別說是葉蕭,就連沃爾弗拉姆自己,也沒有能到達那種程度。

戈登剛才的話,提醒了葉蕭。

烏明在得知自己的營地被人突襲後,必然會在第一時間趕來進行支援。

如果烏明的支援抵達,自己就會陷入重圍之中,即便背後有龍婧芸提供的狙擊掩護,想要突圍也會很難。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自己必須要盡快結束戰鬥,並且撤出營地。

所以葉蕭選擇了使用殺人撲克,而且龍婧芸是知道自己“DEATH?POKER”身份的,葉蕭不用擔心,自己的這層身份在她麵前暴露。

葉蕭走到戈登屍體邊把掉落在地上的銀色撲克牌撿了起來,把那張插在他咽喉處的金色撲克牌也拔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