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非洲追擊

拉斯維加斯,沃爾弗拉姆莊園。

葉蕭向方牧南詳細說明了發生在北極群島的事情,以及自己決定要加入“PHOENIX”小隊的想法。

“本來你在這次行動結束後,就要進入‘黑水國際’,既然你現在自己有決定了,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方牧南把一個文件袋遞給葉蕭,說道:“這裏麵是給你準備好的材料,方便你進入‘黑水國際’。”

葉蕭接過文件袋,抽出裏麵的東西看了眼後,把裏麵的資料又重新塞回了文件袋。

“你真的決定要繼續追殺托爾布恩嗎?”方牧南說道:“其實你摧毀了托爾布恩在北極群島上的基地,這次任務已經可以算是完成了。”

“可是托爾布恩不死,任務就不算完成。”葉蕭回答道:“北極群島的基地雖然摧毀了,可是隻要托爾布恩還活著,他就能再次建造出一個基地,還能繼續走私人體器官,還是會有人受害。”

看著臉色固執,並不打算做出妥協的葉蕭,方牧南最終還是同意了葉蕭的決定。

葉蕭的固執就跟他的父親如出一轍。

葉蕭等待了三天的時間,三天後,他撥通了陳翰留給自己的那個手機號碼。

“蟄龍?”

電話隻是響了兩聲,就被接通了。

“是我。”

葉蕭對陳翰問道:“你妹妹手術怎麽樣?”

“手術已經做完了,現在還在觀察,看有沒有排異反應。”陳翰回答道。

“找到托爾布恩的下落了嗎?”

“找到了。”陳翰沉默了幾秒鍾,說道:“他現在在非洲!給我一個郵箱,我把東西發給你。”

“好。”

葉蕭掛斷電話,用手機給陳翰發去了郵箱地址。

隻是隔了幾分鍾,葉蕭便是收到了陳翰發來的郵件。

郵件中不僅說明了托爾布恩在非洲的具體位置,而且還拍攝到了照片,照片中是托爾布恩跟一個穿著迷彩服、戴著紅色貝雷帽和墨鏡的黑人走在一起。

根據郵件中的資料,這個跟托爾布恩走在一起的黑人叫“烏明”,是當地反政府武裝勢力“獵刀軍”的最高指揮官,手下有超過5000人的武裝人員。

由於得到軍火商“黑曼巴”裏克?瓦爾德斯的支援,烏明的“獵刀軍”擁有大量的自動武器、單兵火箭筒、甚至還有五輛T-72坦克,以及一架“石茶隼”武裝直升機,很難對付。

陳翰收集到的情報很詳細,可是越看,葉蕭的眉頭皺得就越緊,托爾布恩身邊除了有烏明的“獵刀軍”外,還有“毒蛇”雇傭兵團的保護,而這支“毒蛇”雇傭兵團則是裏克?瓦爾德斯培養出來的勢力。

這也就意味著,托爾布恩跟烏明和瓦爾德斯都有著聯係,毫無疑問,這次暗殺托爾布恩的難度會非常高,稍有不慎,就是有去無回的下場。

坐在電腦前思忖了片刻,葉蕭再次撥通了陳翰的電話。

“郵件我已經看到了。”

電話接通後,葉蕭對電話那頭的陳翰說道:“這次暗殺托爾布恩的難度很大,很有可能就是有去無回……”

“我知道。”陳翰回答道:“所以這次行動隻有我、菲兒、唯列參加,不然跟公司方麵不好交代。”

“我能理解。”葉蕭回答道。

“三天後,波士頓港。”陳翰在電話中對葉蕭說道:“船我已經聯係好了,會直接送我們去非洲。”

“沒問題。”

葉蕭掛斷了電話後,繼續瀏覽陳翰發來的郵件。

……

波士頓港。

夜晚的港口,沒有了白天的喧囂,格外的安靜。

海浪拍打在船舷上,發出“嘩嘩”的聲響。

月色很淡,從空中灑下一片銀色的薄紗,籠罩在整個港口上。

何菲兒一身牛仔,齊肩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肩膀上,修身的牛仔完美的勾勒出她的身體曲線。

何菲兒看了眼手表上的時間,對陳翰說道:“已經到約定時間了,蟄龍的人還沒到。”

“或許是有什麽事情耽擱了吧,再等等。”

陳翰也是抬手看了眼手表,的確是已經到了跟葉蕭約定好的時間,但葉蕭還是沒有出現。

“高手嘛……”

武唯列拉著長音,說道:“肯定是有架子的,遲到一會兒也很正常……”

“路上堵車,來晚了。”

武唯列話還沒說完,葉蕭的聲音從他身邊傳了過來,把武唯列嚇了一跳,嚇得他把嘴裏的檳榔都卡在了喉嚨口。

檳榔卡在喉嚨口不上不下,令得武唯列十分難受,好不容易把卡在喉嚨口的檳榔給咽下去後,武唯列扭頭看向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自己身邊的葉蕭,問道:“你什麽時候來的?”

“就在剛才。”葉蕭回答道。

“你屬貓的啊,走路都沒有聲音?”武唯列拍著自己的胸口,讓自己緩過氣來,對葉蕭問道。

“是你自己沒聽見。”

葉蕭看向陳翰問道:“船到了嗎?”

陳翰跟何菲兒剛才同樣也是沒有察覺到葉蕭的接近,作為雇傭兵,他們所能聯想到的,自然是要比別人更多一些。

剛才如果葉蕭是要對武唯列下手的話,那麽武唯列現在恐怕已經是具屍體了。

不止是武唯列,甚至是自己跟何菲兒兩個人都可能會有危險。

“船已經到了,隨時可以出發。”

陳翰收回自己的思緒,朝著停泊在港口中的一艘非洲籍的貨輪走去。

陳翰事先已經打點好了一切,貨輪上的船員直接就把陳翰、何菲兒、葉蕭、武唯列四個人帶去了船艙。

四個人上船後,獲得出港許可的貨輪很快就起錨駛出港口。

貨輪會在海上航行約四天的時間,在這四天時間內,四個人還有時間進行行動前的準備。

“瓦爾德斯買下了這座冷凍庫,並且把這裏改造成了新的‘器官工廠’。”陳翰把一份新收集到的資料遞給葉蕭,說道:“托爾布恩逃到北非後,重操舊業,繼續人體器官走私的生意。而這次不同的是,托爾布恩有了瓦爾德斯的支持。盡管會被瓜分掉利潤,可是他得到了安全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