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許尹的想法

知易行難,雖然朱靈傳授了不少經驗,自己看書也有不少收獲,但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管理者,卻仍然需要時間的積累。

“老大,我有個想法。”又是下班時間,看了幾天書,感覺大有收獲的許尹興衝衝地拉住了朱靈。

“哦?怎麽說?”朱靈饒有興趣地看著許尹。

“老大,你知道,管理講究賞罰分明,獎懲有序,但是在實際運行中,我們門店卻缺乏相應的管理工具。”許尹頓了頓,看到朱靈讚同地點了點頭,頓時信心十足,興奮地繼續往下說:“所以我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建立一個獎懲的規矩。”

“你想怎麽設?”朱靈不自覺地瞪大了眼睛。其實她內心一直有類似的想法,她本人的管理方式雖然有效,但那更多的是依靠人格魅力,不是每一個人都用得來的。所以為了把店鋪管理得更好,她需要有一個行之有效,又可以複製的管理方式:“我要提醒你哦,罰款可是絕對不允許的。”

“沒事,我知道。”許尹一副胸有成足的樣子:“我打聽過其它品牌,有的會罰加班,一次加班一個小時,當天就執行;有的會罰業績,因為她們的提成跟業績相關,所以會直接影響工資的高低,但是我們沒有提成,不合適;有的會進行樂捐。我在想,樂捐這個方式我們可以借鑒一下。”

“樂捐?”朱靈陷入了沉思。

“對,樂捐!有的樂捐會直接捐贈給慈善機構,但是我們不這樣,我們自己建立一個活動基金池,誰違反了紀律,誰就往基金池麵樂捐10塊錢,成為我們店的活動基金。以後一個月下來,我們就拿活動基金裏的錢組織活動,帶大家去吃飯唱k。這樣有獎有罰,管起來容易,順帶著還能提升門店的凝聚力。”許尹一臉的亢奮。

“這個方法倒是不錯,可以試試。”朱靈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老大,我還有個想法。”看到朱靈同意,許尹興致更高了。

“你說!”

“老大,《蒙牛》上麵牛根生說,員工犯錯,管理者本身也有責任,所以處罰員工的同時,管理者也應該自罰,我覺得這個說得挺有道理的,我想嚐試實踐一下。”

“恩?”許尹這次拋下了一枚重磅炸彈,朱靈的心不自禁地咯噔了一下。

這本書朱靈已經看過,她自然知道是怎麽一回事。簡單地講就是處罰員工的同時處罰自己,員工罰多少錢,自己就罰多少錢。這個管理邏輯,一方麵強調的是手下的員工犯錯,領導者應該負責,另一方麵則是一種手段,罰與自罰實際上是在告訴員工,我不是跟你過不去,而是在幫助你,而且我還跟你一起接受了懲罰,從心裏上消除了兩者之間的對立關係,讓員工更能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我在想,一旦啟動樂捐項目,從我這裏先開始進行嚐試,我當班的時候,如果她們樂捐十塊錢,我也樂捐十塊錢。”許尹一口氣把所有的想法都說了出來。

“這可不行!”出乎意料,朱靈這次拒絕了。

實際此時的朱靈,心裏半是欣慰,半是無奈,欣慰的是許尹真的有去看書,而且還能學以致用,無奈的是,這下子事情可玩大了:“要實行就整個管理團隊的成員一起實行,不能隻有你一個人去試。回頭我跟小芬和啊超說一下。”

“啊?”這下許尹傻眼了:“不行啊,老大,這個是我提出來的,我就想試一下,可不能把你們拉下水啊。”

“小許,話不能這麽說,我們既然都是管理團隊的一員,就應該齊心協力,共同把店鋪管好。”

“可是……”許尹急了。

“沒事,你先把整個方案好好整理一下,然後我們一起開個討論會,決定具體執行的細節。”朱靈一抬手,果斷地打斷了許尹的話。

這天晚上,許尹興奮得幾乎睡不著覺,他沒想到朱靈竟然會如此讚同自己的想法,而且還是全力地支持。他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滿腦子都是如何製定一個有效的門店管理製度這件事。

又過了三天,這天隻有許尹一名當班經理,陳曼剛好打電話過來安排工作,在交代完正式的工作內容後,陳曼突然來了一句:“許尹,聽說最近你對門店的管理有些新的想法啊?”

“啊?”被陳曼這麽一問,許尹一時愣住了,他沒想到這件事這麽快就傳到了陳曼的耳朵裏。

“嗬嗬,好好幹,朱靈可是很看好你喲。”

“恩恩,我會的……”許尹如同小雞啄米般頻頻點頭。

掛了電話,許尹一陣感慨,心中對於朱靈的敬重,無形中又提升了一層:作為一名管理者,竟然能夠如此毫無保留地向自己的上級推薦自己的下屬,這需要怎樣的胸襟和氣度,又需要多麽強烈的自信。

這個電話,將許尹心中的**燃到了極點。

一個星期很快便過去了,經過這段的思考,許尹仔細的計算了一下,如果按照原先的設想,並且整個管理團隊百分之百執行到位的話,前麵一兩個月,樂捐的金額應該不小,幾名管理人員可能自己會吃不消;而如果不能將這個政策貫徹到底,那這個管理製度便會失去原本的意義。

隨著發熱的頭腦漸漸冷卻,平靜下來的許尹,突然感到有些左右為難了。自己掏錢是一回事,但是讓管理成員陪著自己一起遭罪,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這天下班,還是休息室,還是朱靈和許尹,兩人麵對麵坐著,在交流了一些門店的工作事務之後,他們的話題自然而然地轉移到“樂捐”的事情上來。

“小許,樂捐的事,你應該考慮得差不多了吧?”朱靈試探性地問道。

“恩……恩,是啊,快……快想好了……”許尹臉上發燙,不好意思去看朱靈的眼睛。

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許尹,朱靈睿智的雙眸中露出了一絲了然:“最近我也認真地思考了很多關於樂捐這件事,這確實是個管理的好辦法,但公司的其它門店還沒人開這樣的先河,你看,要不咱們也緩一緩再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