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入職

“吳總,您好,跟您匯報一下,營銷中心的六名管培生下周一就能到崗了,要麻煩您對他們的工作進行安排。”招聘主管李文健臉上帶著職業化的微笑,恭敬地注視著紅木辦公桌後麵年輕的營銷總監吳天。

“管培生,什麽管培生?我們營銷中心不要管培生!”聽到李文健的話,吳天眉頭一皺,語氣生硬。

“吳總,是這樣的。”看到吳天的態度,李文健心中不爽,麵上的微笑卻沒有半分削弱的跡象:“在董事長的要求下,集團人資今年啟動了管培生項目,這個項目在三個月前的年度會議上,集團的人資總監李總應該是跟各位領導做過匯報的,當時的決議是,管培生到位之後,根據各個部門的大小,把管培生適度分配到各個部門裏麵去。營銷中心包含了兩部門六科室,一個科室分配一名管培生,這其實已經是知道您這邊需要有經驗的人才,刻意減少了管培生的編製了。”

“哦,這樣啊。”經李文健一提醒,吳天終於想起來好像真有這麽一回事,盡管內心一百二十分的不願意,但既然是老板的要求,他也隻能硬生生地把這口氣咽了下去。

眼珠子一轉,吳天已經有了對策:“這樣吧,文健,你讓陳峰和散榮去安排,就跟他們說,六名管培生,全部先到門店裏去輪崗兩年,兩年之後進行考評,表現好的再調回來,表現不好繼續在門店呆著。”

“吳總……這樣好像有點不妥吧……”李文健麵露難色,吳天這樣的安排,跟直接拒絕也沒多大的差別了。

“文健,這市場的東西,我是專業,聽我的沒錯。”吳天身子往後一仰,整個人靠在了他指定購買的人體工學椅的椅背上,朝著李文健擺了擺手:“這些初出茅廬的菜鳥,沒做過銷售,不接觸顧客,怎麽做得好市場,各何談做得好品牌。行了,就這樣定了,還是說你們人資部有什麽特殊的指示?”

“不不不,吳總,您說笑了,您是專業,既然您這樣說了,那我就先把您的指示告訴陳經理和散經理。”見到吳天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李文健知道再說什麽都沒有用:“那吳總,我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恩!”吳天用了地靠著椅背前後晃了晃身子,從喉嚨裏發出一聲悶響,算是回應。

範尚集團總部位於F省省會城市F市,是幾大國際知名快時尚服裝品牌的中國代工廠。基本上,這幾大國際品牌在中國銷售的產品,50%以上都是由範尚集團出廠的。於此同時,範尚集團還擁有極其龐大的外貿出口業務,可以說,在F市,範尚集團絕對是數一數二的民營企業。

前幾年,國際經濟形勢持續低迷,國內的經濟則是呈現迅猛發展的態勢,範尚的外貿出口業務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借著這個機會,範尚集團的董事長範誠將心中思慮了多年的夙願和盤托出,定下了創立自有品牌,開拓中國市場的發展戰略。

憑借著龐大的資源優勢和多年的技術積累,一個叫“範”的快時尚服裝品牌異軍突起,短短三年時間,就在中國的大江南北開出了超過兩百家門店,大有跟Zara、H&M、優衣庫等幾大國際快時尚品牌分庭抗禮的勢頭。

而上麵的一幕,正是發生在範尚集團的總部。

起因是範尚集團原為生產型企業,管理人才稀缺,雖然高薪從其它企業挖來了不少高管,但中層幹部仍然是供不應求。於是,董事長範誠下定決心,決定開展管培生發展計劃,在公司內部建立範尚大學,自己造血,培養人才。

然而,集團的大多數高管卻不這樣認為,他們不需要這種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培養的“花朵”,而是一到崗馬上就能做事的人才。

迫於老板的壓力,他們無奈地接受了這個管培生發展計劃,但是實際執行的過程中,他們卻依然無法釋懷。

對於辦公室裏的那一幕,許尹自然是不知道的,自從接到了範尚集團的錄取電話,他便摩拳擦掌,準備一展抱負。

“你好,我是管培生,今天是來公司報道的。”3月7日,周一上午8點45分,許尹按照要求在門衛處進行了登記,緊張而興奮地踏上了通往辦公區的電梯。

“喂,你好,徐小姐,我是許尹,對,我已經到了,在辦公室門口。”站在四樓辦公室的玻璃大門處,許尹拿著手機,震撼地看著麵前這個超過1000平方米的半開放式辦公室。

整個辦公室通透明亮,采光極好,裝修簡單大方,搭配了不少大型的綠植。中間是一條主通道,通道兩側用隔斷劃出了各個部門的辦公區域,一張張白色的辦公桌整齊地排放著,跟電視劇裏看到的場景幾乎一模一樣。

“小許!”剛剛掛斷電話,一名身材嬌小的女職員便從右邊第二個辦公區域走了出來,看來那裏便是人力資源部了。

“你好,徐小姐。”看到來人,許尹急忙微笑著走上前去,微微鞠了個躬。

“你來得挺早啊,走,跟我來。”跟許尹打了個招呼,女職員沒有停步,反而朝著門外走去。

出了辦公區,對麵是一個會議室,走進裏麵,已經有三四個人坐在那裏填表了。許尹掃了一眼,從那一張張稚嫩的麵孔不難看出,他們應該跟自己一樣,都是剛剛畢業的管培生。

“小許,你先填一下入職資料,等會我來帶你去你們的部門報道。”女職員微笑著把幾張表格交到了許尹手裏,抬手示意他往裏麵走。

“好的,謝謝徐小姐。”許尹雙手接過,小聲道謝。

“嗬嗬,我叫徐琴,叫我琴姐就行了,別老是徐小姐徐小姐的。”女職員輕輕地拍了拍許尹的肩膀:“行了,你隨便找個位置坐,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