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1/3)

“走走吧。”送走南音齊洛提議道。

“恩。”伊律點頭,然後便跟齊洛一左一右的溜達。

“剛許了什麽願?”

“就世界和平啦,祖國安定啦,家人健康啦,我越來越美麗啦,你早點娶上媳婦啦……”伊律搖頭晃腦的跟齊洛胡咧咧。

“是不是還有一覺醒發現自己躺在滿屋子的人民幣上?”齊洛歪下腦袋一臉鄙夷的看著伊律打趣道。

伊律伸手拍拍齊洛的腦袋滿眼真誠的回道:“還是你懂我!”

走著說著兩人不知不覺來到了院子裏那顆躲在角落裏最為粗壯的梧桐樹下,伊律和齊洛的眼神一對,兩人立馬爭先恐後的往上爬。

“又輸嘍。”齊洛含笑著朝伊律搖搖頭。

“是我穿裙子不好發揮而已。”伊律在齊洛旁邊的樹幹上坐下不甘心的解釋,然後突然想起一件事,立馬板著臉質問:“你還沒送我禮物呢?”

“哎,有你這麽要禮物的嘛。”齊洛故意逗伊律,但看著對方一張小臉繃得異常嚴肅,趕快改口說:“你閉上眼睛!”

“不會又是hellokitty手表吧!”伊律瞪著圓圓的大眼睛一臉的嫌棄,她是喜歡那個粉紅色的貓沒錯,可是每年都送那個一點新意也沒有。

“哪那麽多廢話,閉上

!”齊洛厲聲嗬斥。

“凶個屁啊!”伊律伸手朝他胸口來了一拳,然後沒好氣的閉上眼睛。

微微的風吹拂著伊律細致白皙的臉頰,四下安靜的能聽見彼此的呼吸,她看不見齊洛的臉,隻知道他慢慢的握起自己的手,指尖是輕微的電流。

“這個沒別的意思,隻是你長大了所以就買個這個嘍。”齊洛不以為然的對目瞪口呆的伊律解釋。

“那為什麽是這個手指?”伊律抬起左手。

“尺寸跟這個手指剛剛好而已,你要覺得難為情我可以拿去換。”齊洛說著就要伸手搶戒指。

“算了,都一樣,省得麻煩了。”伊律趕快縮回左手,心底卻升騰起異樣的暖流。

“齊洛哥……”伊律清了清嗓子,艱難地開口,“我……我……”

“什麽事?”齊洛扭頭疑惑的盯著伊律。

“沒,沒事。”眼前帥的一塌糊塗的臉讓伊律立馬亂了分寸。

回到家後伊律嘴角上揚的躺在**一直輕輕地觸摸著左手無名指那個涼涼的戒指,它簡單的甚至沒有花紋,隻有隱約才可以看到的簡單雕刻的“summer。”

它是齊洛送給自己的,縱然與承諾無關,伊律卻覺得是自己收過最好的禮物了。

正在那樂滋滋的猜想著齊洛是不是也喜歡自己的時

候,母親推開門在伊律的床邊坐下。

“律律。”她開口。

伊律的心瞬間咯噔一下,立馬坐起來繃直身體,但凡她叫溫柔的叫“律律。”而不是扯著嗓子衝自己喊“伊律。”的時候,就真的有什麽事情發生了。

“我爸他——不是得了癌症吧?”伊律試探著問。

“死孩子,哪有這麽咒自己爹的!”伊媽媽伸手照著伊律的臉掐了下去。

“那是什麽事?”看母親會對自己暴力伊律鬆了口氣。

隻是沒想到,事情——怎麽說——滑稽。

伊律拿著母親遞給自己的那個翡翠戒指左看右看緩不過勁來,“我突然有一個未婚夫了?”伊律疑惑不已的同時心裏暗暗叫苦,這簡直是八點檔的苦情劇,連苦情劇都不如,人好歹還有個來龍去脈的,自己就這麽平白無故的剛二十歲就一腳踏進婚姻的地獄了。

“媽,你不是真準備讓我拿著戒指去尋夫吧?”伊律苦著一張臉問。

“你以為演電視啊!”伊媽媽斜著眼睛鄙視她,“

“您老還好意思瞪我,還不是您趁著我還在你肚子裏的時候給我定這麽一娃娃親。”

“伊律,說正經的,這事我想了很久,當初是媽媽一時糊塗,現在你大了自己的事可以自己做主了,這件事看你怎麽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