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穿了

樓滿月揉了揉漲痛的額角,渾身無力的躺回硬邦邦的土炕,整理著腦子裏那些不屬於她的記憶,斷斷續續浮現的畫麵讓樓滿月不禁感歎好大一盆狗血。

讓樓滿月想動手抽自己一耳光,幹嘛嘴……手賤去評論作者三觀不正,寫評論一時爽現在把自己作成書裏那活不過五章的傻白甜。

歎了口氣,樓滿月把身上的破棉被往上拉了拉,開始回憶全文。

現在是C國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樓滿月在的這個村子叫樓家堡也叫樓家村第一生產大隊,村裏有一百七十三戶人家,有百分之七十的村民都姓樓,從去年開始村裏陸陸續來了三批知青,十幾個男孩,女孩。

在這吃不飽飯的年代,村裏的人有的鎮上都沒去過兩趟更別說城裏了,一個個剛開始看著這些城裏的娃兒都稀罕得緊。

可是日子一久,才發現這些城裏娃兒一個個眼高於頂還都好吃懶作,幹活也不利索還要抱怨村民不通情達理。

又不是你爹媽還得養著你們這些廢物不成,現在是有幹活才有工分,不幹活請等著餓肚子吧。

原文男主是村長的兒子,人聰明還是個學霸,全鎮第一名考上縣裏的高中,按理說男主跟原來的樓滿月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十幾年的時間,就算沒有愛情,男主也不應該對樓滿月這麽狠吧。

村長樓原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因為孩子多,孩子小的時候隻有夫妻兩個賺的公分根本不夠養活這五個孩子,當她們第二個兒子十二歲的樓保國考上鎮上的初中時家裏根本拿不出學費。

沒辦法的李大妮(村長老婆的大名)就把主意打到樓滿月的身上,樓滿月雖然姓樓可是她爺爺是外來戶,而樓滿月的爸爸是當兵每個月都會寄津貼回來而她們家除了當兵的樓雲華以外就是在家的樓家爺爺和在鎮上讀書的樓滿月。

李大妮就想著讓十五歲的大兒子跟十三歲的樓滿月訂婚,讓樓雲華供樓保國讀書,樓原是村裏的原住民,親戚又多可以幫忙多照看一下家裏的老人和孩子。

樓雲華同意訂親不過要去樓保國和自家閨女訂親,這樣兩人在鎮上讀書也相互有個照應,李大妮想想也是就同意了。

樓滿月也是傻每月父親的津貼有一半都被李大妮以各種借口借走了,到是每次交學費,學校要交什麽費用都要樓滿月給。

不過這姑娘傻歸傻每次李大妮來借錢她都會記在一個本子上原本樓爺爺還在的時候會讓借錢的李大妮按手印,自從兩年多前樓爺爺去世後李大妮來借錢就推三阻四不肯按手印,錢拿了就要跑,漸漸的樓滿月也不再那麽痛快的借她錢了。

在樓滿月讀高二時高考取消了,滿月高中畢業後沒有去上職校而是去招工了,因為招工的事李大妮又來找樓滿月了,如果不把工作給她大兒子,就退親。

讓李大妮那麽明目張膽的原因是樓滿月的爸爸樓雲華疑是犧牲了,樓滿月已經三個月沒有收到她爸爸寄來的信和津貼了,李大妮覺得可以把樓滿月甩掉了,樓保國已經高中畢業了,她男人已經給兒子弄了個工農兵大學的名額了。

而樓滿月會躺炕上是被李大妮和樓保國弄的。